搜索

戏曲学子漫漫逐梦路:坚守不易,但理想一直没变 (中国新闻网 2017-09-09)

资料图:传统戏曲大剧《锁麟囊》。钟欣 摄

中新网北京9月9日电(上官云)又是一年开学季,心怀梦想与憧憬的同学们踏进大学校门,开始一段崭新的人生历程。其中,有一批戏曲表演专业的学生,他们的大学生活除了上课、考试之外,还将有舞动的水袖、字正腔圆的唱段以及练功房里的挥汗如雨。近日,记者采访中国戏曲学院几名新生,听他们讲述了以及自己与戏曲结缘的经过以及背后的“追梦”故事。

梦想:从退伍军人到京剧系大一新生

今年,在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本科新生中,出生于1992年的李雪很“另类”:相对于同学们,他已是25岁“高龄”,之前曾在部队服役五年,学京剧属于“票友下海”。小时候他只学过“二人转”,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,“当时总惹祸,正好部队征兵,我爸就说,去锻炼锻炼也好”。

差不多是参军的第三个年头,在一次庆功宴上,一位首长对李雪说,“小李你嗓子挺好,会唱京剧吗?艺术这个东西,还是要学高雅一些的,你可以尝试着听一听”。

听完这话,李雪很快买票进剧院看了一场戏,最初压根没来电,“听了十分钟我就睡着了。但一连串看了五场后,我发现京剧真是好东西。打那儿以后,只要训练结束,没啥重大任务,我就看京剧唱段视频,跟着练”。

李雪。受访者本人供图

2015年李雪将要退伍,他决定去中国戏曲学院进修学京剧。站在部队炊事班门口,李雪给学校打了电话,得到肯定答复后专门请假坐高铁跑到北京递交申请,“我现在还记得,那个房间门牌号是207”。

2016年初,李雪如愿以偿来到中国戏曲学院报道,现实困难却接踵而至。由于学校不给进修生提供宿舍,交完学费后,昂贵的房租让李雪有些招架不住。他趴在宾馆床上哭了,给战友打电话说不想学了,先打一年工攒钱再说。

幸运的是,在战友们和学校的帮助下,李雪找到了地下室的一张空床,一年花费只要两千,安顿下来后开始学戏。李雪最初的意愿是学武生,但受到年龄及身体条件的限制,最终选择了老生。

进修结束,李雪报考中国戏曲学院,最终如愿以偿。捏着学生证,他说,自己没有什么成名成角儿的奢望,“学京剧是因为热爱,希望能把它传播下去,哪里需要京剧我就去哪里”。

憧憬:把学到的京剧艺术带给台湾观众

和李雪比起来,专攻青衣的王晓文(化名)算是“科班出身”。她来自台湾,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报考了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科,“我家在乡下,父母希望我能去城市里发展,最初倒没想一定要走京剧演员这条路”。

王晓文在排练厅。受访者本人供图

虽然学戏确实有些枯燥,但慢慢的,王晓文真正喜欢上了这门艺术。2015年9月,她作为交换生来到中国戏曲学院,“接触到同学们后,觉得他们专业水平非常好,当时有点儿自卑”。

“回到台湾,我觉得要进剧团发展、走京剧这条路,学到的东西还是太少。”思来想去,王晓文决定放弃即将到手的大学毕业证,到中国戏曲学院从大一开始读,再多学习几年。

想来中国戏曲学院学戏,艺考是必过的一关,内容大致分为基、毯、把、身考核以及京剧片段表演等内容,对王晓文来说,“把子功”是最弱的一项,“学校练功房下午五点起可以借用,我一般在那儿先练到晚上九点半,再去找同学,继续在大排练厅练功”。

“我希望能在四年时间内学到更多京剧艺术的精髓,之后回到台湾剧团,能把所学展现给台湾观众。”王晓文憧憬道。

心愿:当专业京剧演员的梦想一直没变

同样,中国戏曲学院的研究生一年级学生翟谦也是从小学戏。十岁那年,家里把翟谦送进山东一所戏校,“小时候爷爷奶奶爱看戏,我就跟着唱京剧,很喜欢”。

翟谦在舞台上。受访者本人供图

对孩子来说,戏校生活有些枯燥无聊。翟谦还记得,每天六点要起床,吊嗓子练功,然后再吃饭,“大家都一起练基本功,老师让我们压腿,时常疼得乱叫”。

大学毕业后,翟谦选择继续读研。很可惜,第一次考试落榜了。幸运的是,刚好著名京剧青衣演员张火丁开办研习班,翟谦赶紧报名。又经过了一年磨练,2017年,她终于接到了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录取通知书。

“学戏挺难的,哪怕甩水袖的一个简单动作都有很多讲究,手腕力度要拿捏好,腰身也有角度。”翟谦说,除非特殊要求,青衣等行当的演员对基本功要求不是特别高,“但也要经常练功,保证身体柔韧性,舞台动作才能好看”。

对于未来,翟谦也有自己的规划,“小时候就想,一定要唱京剧,一定要成为艺术家。现在呢有一个小目标:能够顺利进入京剧院团。我那个当京剧演员的梦想一直没有变”。

逐梦之路:想说坚守不容易

和李雪、王晓文、翟谦三人相同,2017年9月,不少孩子怀着对戏曲的热爱来到中国戏曲学院,让梦想继续向前延伸。据中国戏曲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张文振介绍,国戏免学费的专业有京剧表演、京剧器乐、昆曲表演、昆曲器乐等,目的是让学生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专业学习中去,“免学费体现了国家对于戏曲特别是京剧表演、京剧器乐等专业人才培养的重视”。 

舒桐(中)在给学生们上课。上官云 摄

“近三年,我们的招生情况基本稳定。”张文振说,戏曲表演各专业的学生,毕业后改行的大概占到30%左右,“改行的现象,其实在哪个专业都有。随着国家重视戏曲发展,就业情况也越来越好了”。

由于长期从事教学工作,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主任、教授,京剧净角演员舒桐的忧虑比较直观。他估算了一下,中国戏曲学院每年大概有50个左右学京剧的孩子,算上中戏、上戏同专业的人数,每年毕业生不到一百人,“这不是个乐观的数字。至于真正进入专业京剧院团的就更加屈指可数了,大概也就十到二十人”。

“现在学戏的孩子少了,可以理解,从小时候开始学戏到告别舞台,几乎每天都得坚持练功。比如武戏演员,一天踢400腿保证韧性、‘削头’动作至少练100次,这都是‘起步价’。”舒桐说,“中国戏曲学院的学风很好,孩子们能吃苦,这份坚守就不容易”。(完)

 


http://59.65.198.80:8080/gplog/log/articleVisitLog.jsp?parentID=41272
http://59.65.198.80:8080/gplog/log/writeLog.jsp?siteID=3&articleID=4127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