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京剧丑行到了“最危险的时候”(《中国艺术报》2017-05-29)

本报记者 张璐 

“现在的很多剧院不重视丑行,我们的京剧丑行已经到了‘最危险的时候’了。 ”丑角表演艺术家朱世慧在近日中国戏曲学院举办的“全国京剧文丑中青年高端人才研习班”开班式上疾呼。

“李世济先生生前曾多次为戏曲行当结构性短缺鼓与呼,多次提到丑行特别是文丑行当生源的短缺、人才的不充沛,以至于导致当前戏曲行当无法均衡地发展。 ”提及举办这次研习班的缘由,中国戏曲学院院长巴图也如是说。

记者了解到,举办此次“全国文丑中青年高端人才研习班”就是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展文丑艺术。研习班面向全国京剧院团、戏曲院校及昆剧院团等几十个相关单位寄发招生通知,在经过“单位推荐、专家考核、审定录取”的招生程序过后,最终来自国家京剧院、北京京剧院、上海京剧院等的20位文丑才俊入选研习班。研习班期间,学员们将与钮骠、寇春华、郑岩、黄德华、萧润年、刘异龙、朱世慧等中国戏曲学院聘请的7位导师汇聚学习,力图让这个班成为文丑行当人才培养的示范和案例。

丑行的特殊性与重要性

“丑行在京剧发展当中太重要、太特殊了,生旦净丑,无丑不成戏,无丑不成班。 ”巴图说,现在人才的发展特别是基础的生源非常不充沛,生旦占了2/3,净丑1/3。许多学生家长对让孩子终身从事这个行当、入丑行有心理障碍,观念上对丑行所体现的特殊的美认识不够到位,认为丑行就不美,但没有丑行,京剧也不成其为京剧。

京剧作为一门综合艺术,一直以来是以老生、旦角为首,丑行为辅,“过去说我们是捧角的,但一出戏,如果老生旦角都好,但小花脸不好,就会影响整部剧的质量。 ”丑角表演艺术家寇春华说,“在《贵妃醉酒》里,如果不是萧长华师爷陪着唱高力士,不是我的师父孙盛武老师陪着唱高力士,这个戏就垮了。 ”寇春华表示,一出戏就好像一棵菜,切哪个部位都不行,所以京剧丑行是京剧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“目前文丑艺术,特别是年轻一代的状况堪忧,人才有,条件好,但是根基浅,见学实践少。生旦净丑是京剧四大支柱,缺一不可。多少老生戏、旦角戏等等,百分之九十九离不开丑角。各色各样的人物,上至帝王将相,下至乞丐叫花,各种类型,男女老少都有,哪一个行当有这么重的任务? ”丑角表演艺术家郑岩也强调了丑行的特殊重要性,“在《苏三起解》里,萧长华老前辈扮演的崇公道与梅兰芳先生的苏三珠联璧合,千古的绝唱。萧老的这个崇公道,从他的个性到表演,再到念白,你不看他的形象就能从唱词中听得出来这个崇公道的性格和为人,这就是表演的功力。还有他的幽默、善良,各种元素都能表达出来,你不需要看戏,听录音就行了。 ”郑岩还提到萧长华前辈的《法门寺》 ,以及《审头刺汤》里的汤勤、 《群英会》里的蒋干,一众经典的角色,都将人物的内心跟丑角的特征融为了一体。郑岩表示,好的丑角,永远让人忘不了。

学真东西,才能有戏

“戏从哪里来?多学,多看,多理解。 ”郑岩说,有时候看《苏三起解》 ,为什么有些演员演的崇公道就沦为“聋子的耳朵” ,就是因为没有跟苏三交流上,萧长华老前辈就不一样,他把崇公道的善良、作为公差的无奈这些因素都表达出来了,这是很困难的;还有《乌龙院》里的张文远,他的风流、他的坏劲儿,以及偷偷摸摸,处理得妙极了,你的眼睛离不开这个角色,这是好丑。“所以说,艺无止境,我就希望年轻的同志在有条件的前提下都去钻研。不是学了‘形’就完成任务了,要学‘神’ ,学习角色的内在。 ”郑岩表示。

“小花脸不是随随便便在台上逗哏的。为什么赵丽蓉老师60多岁演小品演得那么好?那是戏曲的底子。先生教我们的是台下掉根针都能听见,这才是学习最好的效果。 ”朱世慧表示,丑角目前也到了急需“抢救”的时候,作为年轻的演员,更要演好自己的戏,跟老前辈们学习经验,要做好绿叶,生旦是大,这是京剧的结构,但是“绿叶”也非常之重要,“作为丑行演员,要学真东西,要有责任担当。 ”朱世慧说。

“我们学得少,基本功就不够扎实,角度的理解和创造力都急需解决,我们也迫切地渴望前辈的指点,迫切地渴望学习到丑角的内涵要义。 ”此次入选的上海京剧院青年丑角演员王盾表示,如今各个剧团丑角人才匮乏、生源短缺,作为一名丑角演员面临丑行被边缘化的现状,青年一辈更应该重振文丑行当的信心,加强学习,提高技艺。

来自山东京剧院的青年丑角演员姚志刚11岁入丑行学习,爷爷是当地剧团的老生演员,小时候由于好动,老师建议他入丑行。“这次来北京学习,院里也很支持我,尽量让我安心学戏。 ”姚志刚说,“学丑行的人少,作为一名丑角演员,我非常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,能跟各位老师们,探讨每一出戏,每一个角色,把角色学细、学精,才能在未来的演出上更出‘戏’ ,这是我的目标,也是我的责任。 ”

传真东西,才叫传承

“小时候我们学习也是又高兴又辛苦,这回我教的,是我演出一辈子写下的‘演出日记’ 。除了老师教的,加上我通过自己领悟的台上实践的东西把它有机结合起来,通通传给年轻一辈。 ”昆剧表演艺术家刘异龙表示,现在很多学校的老师回家看录像,明天就去教课,他没有上过舞台,没有实践,这个教学就很危险。 “都说‘京昆是一家’ ,所以这回来我抱着很大的决心,一定要培养出尖子水平的学生来,让同学们觉得既学到昆曲又丰富了京剧。 ”

“我今年已经81岁了,到了耄耋之年,但还是觉得要把我们的艺术往下传一传,把过去我跟萧长华师爷学的,跟我师父孙盛武学的,跟其他老师学的,我身上的这些知识、这几十年的经验,往下传一传。传承的担子非常重,但这是我们的责任,因为我们的丑行艺术非常丰富非常全面。 ”寇春华表示。

“有一次,我在电视上看到有人介绍生旦净丑,生旦净都是咱们戏曲界的名家,等到丑,出现了潘长江,我当时看完以后觉得我们很失职。我们很多的青年有志之士,包括很多的师兄们,我们应该为这种现象负责。 ”丑角表演艺术家黄德华倡议, 7位老师应该团结起来,要毫无保留,不藏着掖着,把所学的戏完完整整传下去。

巴图表示,此次的短训班时间并不是很长,按照导师拿手的剧目以及一些濒临失传的剧目来重点讲习,并兼顾院团艺术生产的需要,按照学员艺术成长过程中的首要需求,在短期内实现教与学的相长。“希望这些好的想法能在具体人才培养当中得到充分体现,丑行有他特殊的审美、特殊的价值。我希望通过这个班能够唤醒并呼唤更多学生在报考戏曲学院时选择‘丑’这个行当作为终生的审美追求。 ”巴图说。


http://59.65.198.80:8080/gplog/log/articleVisitLog.jsp?parentID=40863
http://59.65.198.80:8080/gplog/log/writeLog.jsp?siteID=3&articleID=40863